那不勒斯新闻

《那不勒斯的萤火》:其实大家都是被社会标准囚禁的囚徒

  

  马尔切罗是银行职员的儿子,性格乖顺温和,一次偶然,使他的人生与黑手党的儿子利奥有了交集。利奥桀骜叛逆、自由坚韧、无所畏惧,两个截然不同却又彼此吸引的男孩一起度过了美好的童年。利奥十六岁那年,父亲在一次追杀中丧命,利奥开始了抢劫、贩毒的浑噩生活,与马尔切罗也渐行渐远。三年后利奥离开那不勒斯去往美国,并在那里娶妻生子,生活渐渐恢复正常。母亲去世的消息传来,利奥再次回到那不勒斯,并因为葬礼上的一场变故开始了长达十二年的囚徒生活,而此时的马尔切罗看似优秀风光的人生也是

  假若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改编,那么这一切的发生是命运的安排,也是人性差异的使然。倘若这是一个作者编撰的故事,那么这一切的发生,其实更是顺理成章。

  他非同于常人,有一种凌驾于一切的执着。他的内心还有一个清晰的自我。十二年的囚禁只是源于他初期对死亡的恐惧和无知,但他依然是那个坚韧的男孩儿,从未停止过斗争,也从未停止过思考;十二年的时间,是一部写满沉淀的电影,他看透了里面的故事,也看透了自己的生死;十二年,有过绝望,有过迷失,但他无可磨灭的反抗精神也一次又一次的救起了他,而这一切的一切,都来自于儿时的桀骜叛逆、无法无天,飞扬跋扈。而这些,在当时的社会评判标准之下,恰恰符合所有对于一个坏孩子的定义。

  这似乎是一个天大的讽刺,社会标准断定出的一个玩世不恭,恶劣成习的坏孩子,一再被要求不许和其接触的混蛋分子,最后,竟然是解决黑帮的关键人物。

  最终,被人否定,被人谩骂,被人嫌弃躲避的美国仔,勇敢的站出来,除掉了黑帮,给那些被他在深夜里埋葬的躯体们一个迟到的答复,这其中,也包括马尔切罗的父亲。

  这故事到这里时,已经是一个结局了,美国仔与妻子和儿子团聚,分离十二年,重新开始安然的生活,用一种新的境界,过往后的余生。

  马尔切罗的父亲死于非命,被掩埋之前,他面对着自己曾经最深恶痛绝的小混混留下了一段话,他不得不承认,在自己的管教之下,儿子远离了他认为的堕落,却反而成了他人生中最大的失败。他终于用自己的评价标准,成功的干预了儿子的成长,使他成为一个软弱的人,面对障碍时再也无力抵抗。

  而他不知道的是,曾经,美国仔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他,勇敢的反抗,无惧一切,捍卫自己。

  人的所作所为都是注定的,以他曾经的成长经历为基础的,当马尔切罗准备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的时候,父亲毫不留情的囚禁了自己的儿子,用一种最隐匿的方式,并且是自以为正确的方式——社会的标准。

  那个时候,父亲认为他没有错,并且坚定的认为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儿子,因为他帮助儿子远离了恶棍,远离了他所认为的危险,远离了他所定义的混蛋。

  儿子在斗争中妥协了,因为他年龄尚小,他的标准来源于父亲,他的心底里,美国仔真的是一个小混混,不求上进,无所作为,一无是处。

  儿子开始在他的安排下成长,上高等院校,成为社会定义下的可用之才,却最终囚禁在一个女人的圈套里,不能反抗,一味的卑微,下跪,丧失了一个男人的样子。

  十二年的时间,美国仔离开了囚禁他的那片埋葬着无数尸体的荒滩,在日出之时,怀抱着儿子,就是为了这个,男人想对儿子说,就是为了这个他才活了下来,为了告诉这个世界——一切事情都有属于它的光亮。

  美国仔就是那一抹光亮,他在那不勒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,如一只小小的萤火虫一般,影影绰绰,斑驳陆离。但只要是正确的,再飘渺的光芒也能照亮一个人,然后是一群人,最后是整个世界。

  这就是那不勒斯的萤火,在社会的批判声中燃烧着自己,不放弃,不绝望,默默无闻,悄然的斗争,直至光亮熄灭,也要燃尽自己。

  《那不勒斯的萤火》被誉为欧美文坛的“灯塔”巨作,它用文字震撼灵魂,给人力量,撒播到了世界各个国家。

  所有人都认为他们知道我的朋友是谁,他属于怎样的一类人,但真相是他们一点都不了解他,也不了解我。

  我现在身处在“那些家庭”中的一个的家里,我刚刚还在和一个无情的杀手一起打闹。还有,在大众眼里,我最好的朋友是一个注定要进监狱的小混蛋。在我家,相反,从没有人买炸弹炸过火车,也没有人坐过牢。毫无疑问我们是好人而他们是坏人,然而好人却从不会像我们今天这样开心,甚至,好人根本就不懂得娱乐。

  钱是仅次于上帝的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,但和上帝比起来更有趣,而且你真的可以触碰到它。

  在互联网上读过一些关于某个人的信息之后就自以为很了解这个人,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典型幻觉。

  如果人们并不那么害怕死去,如果人们知道当一个人死去脸上会写满平静没有痛苦,您就会失去所有可以针对别人的权力。

  十二年来他被一群比他更愚蠢更没有能力的人囚禁着,所以说真正囚禁了他的只有他自己。

  活了一辈子我什么都不懂,先是我父母亲,再是你父亲,他们总是代替我去懂得所有那些需要懂的事情。

  这个世界上能成为优秀人类的,一定是那些曾经迷失过的人,而非那些在人生中从未迷失过的人。